Image
作者

田智辉:技术也是政治?TikTok在美国的命运

08. 08, 2020  |     |  0 comments


为了走出中国,字节跳动做了不少妥协,但特朗普还是要禁TikTok。(图源:网络)



中国公司和美国政府的博弈


为了顺利地为美国年轻人服务,字节跳动也是尽力了。


依照美国的法律做了能做的一切,比如,把服务器放在美国;把备份放在了新加坡;聘请美国团队管理TikTok; 与抖音不互通,不沿用大陆审查标准等。为了走出中国,字节跳动做了不少妥协。


即使这样,特朗普还是要禁TikTok。为什么?主要有两个直接原因,一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调查的数据和建议,二是特朗普被放鸽子。


TikTok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旗下的一款短视频社交应用软件,常被称为“抖音海外版”,近两年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多国走红,广受青少年欢迎。


然而,自2019年以来, CFIUS一直对TikTok进行调查,并对字节跳动2017年底以约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的交易发起了国际安全审查。


美国还质疑TikTok对儿童隐私保护不利,可能向中国分享美国用户数据,以及平台内容存在审查尺度等问题。


尽管字节跳动一再强调自己是一家私营企业,一直坚持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平台中立性和透明度,并愿意采取更多技术方案来消除美方的顾虑(如把TikTok所有服务器包括中台系统重新搭建,不再和中国国内复用)。


但是,CFIUS在向特朗普提交的最终报告中认为,无论TikTok有何行动,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并建议由美资控制TikTok。


而特朗普看TikTok不顺眼的原因是6月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竞选集会的失利。


此前,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宣称,共有100万人预定了当天的集会门票,但根据塔尔萨市消防局的官方数据显示,当天登记入场的仅有约6200人,这使得能容纳2万人的集会场地空空荡荡。


随后多家美国媒体爆料,“放特朗普鸽子”的活动大多是从TikTok上发起的,而TikTok上一些最知名的网红很多是通过对特朗普歇斯底里的嘲弄而成名的。


很明显,TikTok正成为一股反特朗普的媒体新势力,年轻人声势浩大,声量惊人,在YouTube和Facebook上看不到的真相,在这里都有。


如果任凭TikTok做大,不但不能再像2016那样借新媒体给选民洗脑,反而会让选民更加清醒地认清特朗普的本质。


据悉,当地时间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平台发文称,“2020大选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和最具欺骗性的选举。这将使美国非常难堪。因此推迟选举,直到人们能够正确、安全地投票。”


在大选即将来临的敏感时刻,TikTok在年轻人当中的火爆和持续走高的下载量,不得不让美国政治人物提防和打压。


想必每个人都知道社交平台,特别是Facebook和Twitter的影响力,2010年12月的“阿拉伯革命”、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以及政治素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都充分说明了社交媒体巨大的政治效应。


在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计算机学教授Phillip Rogaway看来:


“科学技术在本质上就是政治的。


这次,抖音海外版TikTok遭遇“生死劫”,谁是幕后黑手?除了美国政府,同行是冤家。8月2日,字节跳动(TikTok母公司)发布声明,称面临着“竞争对手Facebook 的抄袭和抹黑”。


Facebook还曾经污蔑中国,认为中国正在打造一个“基于自身视角的价值观(和美国)截然不同的互联网”,认为中国企业争相向其他国际输出这种价值……


在7月的反垄断国会听证会上,四大科技巨头中,只有扎克伯格言之凿凿:“我认为,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剽窃技术’是证据确凿。”在扎克伯格看来,TikTok做内容审查时“侵犯自由与开发”。


Facebook随心所欲删除账号却是“维护爱与和平”。这就是扎克伯格的标准。


扎克伯格甚至开始鼓吹“中国威胁论”。他宣称自己发现了“中国试图干预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迹象”。借政治杀人是扎克伯格打压对手的手段之一。


英国《卫报》曾经报道,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使用大数据精准投放,影响了大量潜在选民。


《卫报》调查发现,一家名为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的企业为了能向这些用户精准地投放政治广告,在未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收集了Facebook 50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


正是这些数据帮助特朗普赢得了大选。而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助力特朗普的班农。最关键的是,扎克伯格早就发现了这个系统漏洞,却对用户绝口不提。最终被媒体“锤爆”,他才站出来道歉。


 

国家安全与人民需求的博弈


特朗普政府对TikTok下狠手的决定,从酝酿到公开,速度极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特朗普政府正考虑封禁TikTok。


一天后,蓬佩奥的说法得到特朗普确认。特朗普作出明确表态,最快将于8月1日签署行政令,还称他不支持美国公司收购TikTok在美业务。


不过,特朗普的行政令尚没有下文,外界等来的是美国微软公司正在协商收购TikTok在美业务的消息。


8月2日,微软声明说,将快速寻求与TikTok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洽谈,并在9月15日之前完成洽谈,除了TikTok在美国业务,洽谈还将涉及TikTok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


微软表示,目前是初步商谈,在双方商谈有明确结果前,微软方面暂不透露更多消息。


8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会议上表示,如果9月15日前无法完成与TikTok相关的收购案,TikTok必须停止在美业务。特朗普还称,TikTok必须由美国企业收购,而且美国财政部要从中“分一杯羹”。


在CNN采访中,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先是用美国政客最爱用的政治套路抹黑了一把TikTok,通过向美国的家长贩卖恐惧和焦虑情绪,造谣说TikTok会把他们孩子的数据拿给中国政府,让美国的年轻人被中国政府监控。


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封禁短视频社交软件TikTok的话音刚落,就在美国的“网红”和普通用户当中引起强烈反弹。


TikTok平台上,#拯救TikTok#词条的视频累计浏览量已经超过8亿。


作为一款新潮短视频社交软件,TikTok深受年轻人青睐。据“感应塔”数据分析公司统计,TikTok仅在美国下载量就超过1.65亿次。要封TikTok?美国年轻人不干了!


迈克尔·勒是一名搞笑博主,在TikTok有超过3500万粉丝。他很担心TikTok被禁,因此早早就发布视频呼吁粉丝发声表示反对。 


勒介绍,TikTok给了他展示才艺的平台,改变了他的人生和家庭境遇,同时让他为其他人带去欢乐,许多人发私信说,正是他的视频帮助他们度过低谷。


“2020年发生了如此多不幸,而TikTok一直都是带来正能量的平台。”勒感叹道。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文章说,疫情给正常生活按下暂停键,TikTok的受欢迎度和影响力呈爆炸式增长。


8月2日,多名TikTok大V联名致信特朗普,他们指出,很多年轻人追捧TikTok,把TikTok视为积极和欢乐的空间,而非愤怒和敌意,在社会两极分化愈发严重的美国,TikTok是唯一能够对冲这种极化的社交媒体。


任何技术的发展都有一个缓冲、更新、纠错的过程。中国科技公司字节跳动的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却遭遇到美国政府不可思议的驱赶。


美国政府欲一棍子打死TikTok, 无非是中国公司的技术更优秀,更符合年轻人的爱好,特别是美国年轻人的爱好。这也是美国政府泛政治化的一种表现。


在政治系统对技术系统的作用中,我们应该坚决杜绝“泛政治化”现象。“泛政治化”倾向违背科学和理性的精神。政治与科学虽然是相互作用的,但两者不能混淆,更不能用政治的权利去对技术上纲上线。


“泛政治化”往往过分扩大政治的空间,而挤占了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的发展空间。


而当政治的空间被无限扩大之后,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发展空间,自然也就无限地缩小了。



本文系IPP独家稿件。

作者:田智辉,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编辑:IPP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被发表。必填*